泠星羽。:*☆

vc厨/存娘脑残粉/双向系列骨灰粉/安迷修单人(因为我爱他)

我特别特别喜欢一个人,因为两年前开始的一些小细节,还有他特有的性格对我生活模式上的一定影响

我生活中所有人都来来去去,可能是因为我这种青春式自发性我行我素的原因,但只有他是永远不会变的,因为他从来就没在意过任何人

——他很优秀,他有他的缺点,但表层上他优秀得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来生活

所以他不在意我,他不会给我压力,我告诉他奇怪东西的时候他也不会作出奇怪反应

我好喜欢他

就感觉跟上瘾一样

英文课看了一篇文章,是一个戒毒康复人对吸.毒这件事情的自白,重点是“你永远不会理解毒瘾,除非你理解它是一个爱情故事”

我没有吸过毒,但我终于明白了这种单方面、无所顾虑的逃避般的喜欢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

就是毒瘾

戒毒就是,你不会停止爱,但你会一天天告诉自己这一天没有它也能过下去,因为最终要面对自己

我希望我也能做到吧,虽然这是一个人,不会对我身体造成什么伤害,但对我的精

神真的是…他带来的快乐不值这个代价

我准备跟他坦白,他觉得我奇怪也好,恶心、莫名其妙,或者最可能的,不作任何反应

都无所谓了,我只想坦白一切,然后慢慢不再需要他

存某天发的文里面的一个小场景x
尤贺那么好,不来了解一下吗?

嗯…神明project的宙斯星尘

我的两个老公啊!【不

Aki-Kurokawa:

格瑞的旧设和安哥哥会成为好旁友吧【

摸鱼太紧张乐背后全是眼睛完全不敢细化

我去!!!!!!!!!!!我表演一下旋转上天😍😍😍

蛋花花花:

糊安,试个光

双向监禁【完结篇】

言和不受控制地抱着头蹲在地上,一个字也无法出口。洛天依还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,正要去将那个少年紧紧抱住,却发现双手无法活动。什么?她惊怒地回头一看,竟是一堆警察铐住了自己的双手。一定是他背叛了自己,对不对?洛天依不想听警察们的对话,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言和,心中充满了空虚的愤怒,她感到难以置信。为什么?
那些人清理着现场,有些押着洛天依下了楼,并把她推上一辆警车;有的人小心地将乐正绫的躯体摆上担架盖起来,然后把头颅装进一个玻璃匣子抬走;还有的人问着言和问题,在没有像样的答复后也载着他去了精神病院。
被带进了监狱,洛天依还在想着言和。我不要离开他!我不能放着他去勾搭其他人!她无谓地摇着冰凉的铁栏杆,祈求能得到什么帮助。然而没有任何人会去帮她,她注定会被监禁。洛天依放弃了,她慢慢退回角落坐下,神志才开始恢复清晰。自己——都做了些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可怕?
此时已在精神病院单隔间里的言和依旧沉在死寂中,漠然地听着自己的心跳。一位护士微笑着在他身旁放下一杯药水。
“记得喝掉哦。”
言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那护士便轻轻地走出去把门关上了。他也无法逃离被监禁的命运。
谁也不会看见,那个女孩锁在玻璃匣子内一动不动的脸上,露出了狰狞的笑容,鲜红的瞳孔仅在那一瞬放出光芒。
这下他们都再也不能相见了呢。

双向监禁【第七部分】

洛天依此时已然失去理智,或是说她像被控制了一般,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逼向略惊讶的乐正绫,抽出了随身带着的水果刀,尽了全力朝着她的脖子砍了下去……只见那个女孩的头颅直接朝外飞了出去,以一声沉重的闷响着地后还在落满玻璃碴的瓷砖地面上滚了几下。一股熟悉的铁锈味充斥了鼻腔,与眼前绚丽的鲜红色完美地交织在一起,将洛天依内心深处所有的情感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她观赏着乐正绫无力的身体软软地瘫在地上,将沾满鲜血的食指含进嘴里,然后把视线转向言和。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了吧?就让这灿烂的鲜红来证实我对你的爱吧……来,接受我的表白,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,不被任何人阻止。现在,终于能将你的心圈养……能将你完完全全占有了吧!
洛天依看着眼前鲜红一片,心情越来越亢奋,嘴角渐渐上扬到一个诡异的角度,她觉得自己从未感到如此快乐。
隐约看见双眼已失神的言和举起自己的手机,洛天依眯起了眼睛。这样可不行哟,你还要给除我之外的谁打电话呀?她见到言和在对着电话飞快地说着什么,但是她听不见。是故意躲着自己吗?难道独占他这种想法真的无法实现吗?不,绝对可以的,即使和全世界作对!她走到那个颤抖着的少年身前毫不犹豫地一刀将那手机砍翻。谁都没有听到那部机器重重落地的声音,也没有听见若有若无的警笛声。洛天依只知道,眼前这个不敢与自己对视的人正在害怕。他在害怕!很好,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……但是你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?为什么不敢看着我?难道你,不爱我吗?

双向监禁【第六部分】

是她,乐正绫。尽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洛天依见到她时还是有一点畏惧。至今微红的脸颊还在隐隐作痛,那抹无情的冷笑依旧让她心头一颤。但是,我不会退缩的,乐正绫!她定了定神,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黑发女孩。
“你把小和也叫来了吧?” 乐正绫漠然地开口道。
“是的!” 洛天依硬着头皮抬起头看着她。
“哼,幸好我早有准备,看来上一次的教训果然是不够啊。” 乐正绫弯了弯嘴角,从装书的袋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,不屑地朝着洛天依扔去。
洛天依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,低头一看,不禁打了个寒战,愤怒、憎恨、厌恶一齐迸了出来。那是一个装满死蟑螂的小玻璃罐子。洛天依感到十分恶心,但更是有一种令她窒息的熟悉恐惧窜上心头。再也无法忍受,她开始无法控制自己,连言和的出现她都没有察觉到。
“又是你!” 洛天依睁大双眼盯着眼前嘲讽地俯视着她的乐正绫,莫名其妙地喊道。
她疯狂地将那个盛满怨恨的罐子狠狠摔在了地上。力道之大,以致于玻璃碎裂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堪入耳,其碎片几乎飞溅到天台的每一角落。不远处呆站着的言和双眼空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下意识地将手抚上被一个碎片划伤的脸颊。
他是在害怕吗?
果然他还是在意乐正绫的吗?

双向监禁【第五部分】

洛天依惊醒了,此时已经是清晨。她看了看闹钟,六点零四分。于是她直接起了床,开始准备上学,她当然没忘了带那两封“善意的邀请函”。一切准备妥当,她背起书包出了门。比平时早了二十分钟——正好能确保自己不被别人发现——她来到了学校。洛天依潜进了三班教室,她知道乐正绫的座位在离门口最近的靠墙位置,于是她拿出给乐正绫的信封,塞进桌柜。她往教室外面探了探头,确认没有人在看她之后,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。洛天依并不知道言和什么时候会来学校,所以她打算“潜伏守候”在这里等他到了再给他。突然熟悉的人出现在视线里。
是言和!原来他都这么早来学校的吗?
洛天依偷偷看着言和,见他手里拎着一个装着包子的塑料袋,无所事事地走走廊里来回走着。那些——是留给某人的早餐吧?既然他现在在这里,就直接给他好了。洛天依强压心头的疯狂,微笑着走上前。
她把小小的信封递给言和,确定他接住了以后,连对方开口的机会也没给就跑掉了。
静静等到了放学,洛天依的心情带着一丝紧张,但更多的是拭目以待。她背上书包,小跑着上了天台,倚靠在门边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?她一定要当着两人的面质问言和,看他喜欢的到底是谁!洛天依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心,但似乎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言和是喜欢自己的,也许是精神不正常了吧。有人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