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海-泠星羽*。*゚

vc厨~存娘脑残粉~双向系列骨灰粉~

双向监禁【完结篇】

言和不受控制地抱着头蹲在地上,一个字也无法出口。洛天依还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,正要去将那个少年紧紧抱住,却发现双手无法活动。什么?她惊怒地回头一看,竟是一堆警察铐住了自己的双手。一定是他背叛了自己,对不对?洛天依不想听警察们的对话,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言和,心中充满了空虚的愤怒,她感到难以置信。为什么?
那些人清理着现场,有些押着洛天依下了楼,并把她推上一辆警车;有的人小心地将乐正绫的躯体摆上担架盖起来,然后把头颅装进一个玻璃匣子抬走;还有的人问着言和问题,在没有像样的答复后也载着他去了精神病院。
被带进了监狱,洛天依还在想着言和。我不要离开他!我不能放着他去勾搭其他人!她无谓地摇着冰凉的铁栏杆,祈求能得到什么帮助。然而没有任何人会去帮她,她注定会被监禁。洛天依放弃了,她慢慢退回角落坐下,神志才开始恢复清晰。自己——都做了些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可怕?
此时已在精神病院单隔间里的言和依旧沉在死寂中,漠然地听着自己的心跳。一位护士微笑着在他身旁放下一杯药水。
“记得喝掉哦。”
言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那护士便轻轻地走出去把门关上了。他也无法逃离被监禁的命运。
谁也不会看见,那个女孩锁在玻璃匣子内一动不动的脸上,露出了狰狞的笑容,鲜红的瞳孔仅在那一瞬放出光芒。
这下他们都再也不能相见了呢。

双向监禁【第七部分】

洛天依此时已然失去理智,或是说她像被控制了一般,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逼向略惊讶的乐正绫,抽出了随身带着的水果刀,尽了全力朝着她的脖子砍了下去……只见那个女孩的头颅直接朝外飞了出去,以一声沉重的闷响着地后还在落满玻璃碴的瓷砖地面上滚了几下。一股熟悉的铁锈味充斥了鼻腔,与眼前绚丽的鲜红色完美地交织在一起,将洛天依内心深处所有的情感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她观赏着乐正绫无力的身体软软地瘫在地上,将沾满鲜血的食指含进嘴里,然后把视线转向言和。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了吧?就让这灿烂的鲜红来证实我对你的爱吧……来,接受我的表白,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,不被任何人阻止。现在,终于能将你的心圈养……能将你完完全全占有了吧!
洛天依看着眼前鲜红一片,心情越来越亢奋,嘴角渐渐上扬到一个诡异的角度,她觉得自己从未感到如此快乐。
隐约看见双眼已失神的言和举起自己的手机,洛天依眯起了眼睛。这样可不行哟,你还要给除我之外的谁打电话呀?她见到言和在对着电话飞快地说着什么,但是她听不见。是故意躲着自己吗?难道独占他这种想法真的无法实现吗?不,绝对可以的,即使和全世界作对!她走到那个颤抖着的少年身前毫不犹豫地一刀将那手机砍翻。谁都没有听到那部机器重重落地的声音,也没有听见若有若无的警笛声。洛天依只知道,眼前这个不敢与自己对视的人正在害怕。他在害怕!很好,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……但是你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?为什么不敢看着我?难道你,不爱我吗?

双向监禁【第六部分】

是她,乐正绫。尽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洛天依见到她时还是有一点畏惧。至今微红的脸颊还在隐隐作痛,那抹无情的冷笑依旧让她心头一颤。但是,我不会退缩的,乐正绫!她定了定神,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黑发女孩。
“你把小和也叫来了吧?” 乐正绫漠然地开口道。
“是的!” 洛天依硬着头皮抬起头看着她。
“哼,幸好我早有准备,看来上一次的教训果然是不够啊。” 乐正绫弯了弯嘴角,从装书的袋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,不屑地朝着洛天依扔去。
洛天依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,低头一看,不禁打了个寒战,愤怒、憎恨、厌恶一齐迸了出来。那是一个装满死蟑螂的小玻璃罐子。洛天依感到十分恶心,但更是有一种令她窒息的熟悉恐惧窜上心头。再也无法忍受,她开始无法控制自己,连言和的出现她都没有察觉到。
“又是你!” 洛天依睁大双眼盯着眼前嘲讽地俯视着她的乐正绫,莫名其妙地喊道。
她疯狂地将那个盛满怨恨的罐子狠狠摔在了地上。力道之大,以致于玻璃碎裂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堪入耳,其碎片几乎飞溅到天台的每一角落。不远处呆站着的言和双眼空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下意识地将手抚上被一个碎片划伤的脸颊。
他是在害怕吗?
果然他还是在意乐正绫的吗?

双向监禁【第五部分】

洛天依惊醒了,此时已经是清晨。她看了看闹钟,六点零四分。于是她直接起了床,开始准备上学,她当然没忘了带那两封“善意的邀请函”。一切准备妥当,她背起书包出了门。比平时早了二十分钟——正好能确保自己不被别人发现——她来到了学校。洛天依潜进了三班教室,她知道乐正绫的座位在离门口最近的靠墙位置,于是她拿出给乐正绫的信封,塞进桌柜。她往教室外面探了探头,确认没有人在看她之后,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。洛天依并不知道言和什么时候会来学校,所以她打算“潜伏守候”在这里等他到了再给他。突然熟悉的人出现在视线里。
是言和!原来他都这么早来学校的吗?
洛天依偷偷看着言和,见他手里拎着一个装着包子的塑料袋,无所事事地走走廊里来回走着。那些——是留给某人的早餐吧?既然他现在在这里,就直接给他好了。洛天依强压心头的疯狂,微笑着走上前。
她把小小的信封递给言和,确定他接住了以后,连对方开口的机会也没给就跑掉了。
静静等到了放学,洛天依的心情带着一丝紧张,但更多的是拭目以待。她背上书包,小跑着上了天台,倚靠在门边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?她一定要当着两人的面质问言和,看他喜欢的到底是谁!洛天依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心,但似乎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言和是喜欢自己的,也许是精神不正常了吧。有人来了!

双向监禁【第四部分】

啪!
洛天依呆住了。
黑发女孩轻而易举地挣脱了洛天依的手,并顺手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“言和的爱只属于我乐正绫一人!你以为你是谁?别想夺走他。”
洛天依似乎感觉不到疼痛,也听不见自己的信件一点一点化为碎片的声音。
那天她是怎么回到家里的,洛天依自己也不知道,思绪还一直在言和的温柔和乐正绫的冷漠间盘旋。恍惚中,她已在家中的餐桌旁削起苹果。
“啊!” 一缕红色从洛天依白皙的食指上渗了出来。洛天依这才留意到自己身在何处。她把手指含进嘴里,品尝着鲜血,不禁勾起了嘴角——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。
洛天依知道,言和是喜欢她的。这样的话,她怎么能容忍那个女孩缠在他身边呢?她拿出一张纸,在上面写道:“我已经……注视你很久了。请来天台一下,我有东西想给你,如果喜欢的话可以跟我交往吗?”
她把纸条塞进一个小信封,打算明天上课前亲自交给言和。
洛天依又在另一张纸上写下相似的邀约留言,然后便上床睡觉了。
这个晚上,她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。
洛天依坐在镜子前,默默的看着前方。
“做得太好了!”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眼前晃动着。
“你是谁?” 洛天依警觉地问道。
“我是你。”
啊?

双向监禁【第三部分】

放学后,洛天依攥着小巧的信封,一声不吭地看着三班的门口,等待着。
“今天我们一起走回家吧?你住哪里?” 是那个黑发女孩!洛天依心里一紧。
“我住在哪儿你就不要管啦,保证先送你回家。” 言和温柔的声音响起,洛天依双眼一暗,静静地看着。
咦?刚才,他是看了我一眼吗?那种眼神……好像夹杂着什么东西……
可是,言和身边的那个女孩似乎也留意到了。她突然看了洛天依一眼,那冰冷又带着一丝嘲笑的眼光仿佛带着无数利刃,从精神上将她活生生地千刀万剐。
“呀,小和,我突然想起今天还要留在学校复习数学!你先回去吧,我到家会告诉你的。” 那个女孩甜甜地说。
洛天依感到一阵不妙,来不及听言和的答复便掉头就跑。
“站住。” 刚跑了一阵,身后就传来冷冷的声音,洛天依回头一个趔趄,被顺势逼到了墙角。
“你……谁……” 洛天依抬头望着对方,结巴道。
“我是谁你不用管。你只要知道,我是言和的女朋友就行了。他可不是你这种恶心的人能随便沾染的。” 那个黑发女孩殷红的眸子里渗透着犀利。
洛天依说不出什么话来,只是下意识地试着将情书塞到身后。
“哟,这是什么?” 对方一边迅速夺过了洛天依手中的信件,一边漫不经心地讥讽道,“真可惜呀……要浪费几张破纸片了呢。”
唰的一声,洛天依满满的心意被那黑发女孩狠狠地撕成两半。
“还给我!” 洛天依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捏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双向监禁【第二部分】

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洛天依背起书包往外走,竟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“言……” 洛天依刚开口又闭上了嘴。她算老几?卑劣的自己不该妄想打扰他,更别说去试着认识了。她目送着言和走下楼梯,别过头朝着另一个楼梯口走了。那天回家后,洛天依头一回无心学习,无意中在数学练习纸上一遍一遍地写着言和这两个字。
“啊!什么呀……” 洛天依突然回过神来,忙不迭撕掉那张纸团成一团。细想一下不舍得扔掉,小心翼翼地又把它展开了。言和……
突然,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灌满洛天依。她无视“自己”的阻拦,拿出一张漂亮的信纸,挥笔写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封情书。是的,这是写给自己一见钟情的男生的信。
第二天早上,洛天依心里五味杂陈地去了学校,竟有些期待。她准备下午去言和的班级探一探,放学后再将自己的思念传递给他。不管是不是被接受,她都希望言和至少能明白自己的心意。
终于到了下午课间休息,洛天依胆怯地走进三班教室门,碰见一个漂亮的黑发女孩从靠着门口的座位起身正往外走。她拦住那女孩,小声地说:“同……同学,请找一下言和。”
那个女孩冷冷地打量了她一眼,说:“小和他不在。” 说完还顺势将洛天依推出门外。
洛天依浑身一颤。小和?如此亲昵的称呼算是什么?那个黑发女孩散发的强大气场更是打沉了她本就细小的勇气和希望。果然还是配不上他吗?

双向监禁【第一部分】

洛天依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生。她的家庭本就不怎么富裕,从很小的时候起,父母就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才回家。她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曾听过睡前故事,或是回到家里会有人回应自己的“我回来了”。小的时候等爸爸妈妈回到家时,她早已深入梦乡;而现在如果她能等到父母回来,只能是因为她一直在学习。洛天依的生活一直没有什么目标,除了学习、学习、学习。她希望以后能考好大学找个不错的工作跟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说话的机会都很少。平时在学校她一直独来独往,低着头走路,存在感一直保持着最低。
有一天上课前,她像往常一样,跑上楼梯拐进走廊匆匆赶往自己的教室,突然“啪”的一下撞到了某人,对方的书本一下子掉到了地上。洛天依低下的头正好瞟见了那本练习册上的名字。“言和……” 她抬起头来,对上了一双浅蓝色的眼睛。
“啊,对、对不起。” 洛天依慌忙又低下了头,也顾不上帮那个叫言和的男生捡起地上的书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我这是怎么了……洛天依的心扑通扑通的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“状况”。脑海中还呈现着那个男生温柔的目光,为什么会有这种渴望把他拥进怀里的感觉呢?她知道自己陷进了一个无底洞,再也无法自拔。可是,比起那人耀眼的光芒,洛天依是那样的渺小不起眼,如何配得上他……?

双向幸福【完结篇】

也许自己是真的累了。乐正绫知道,言和不爱她。就算毁了他的心,让他付出欺骗的代价,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?……也许自己真的是不想再拼下去了……心好累。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收回的,既然这样,还不如让自己心爱的人幸福?她冲向正在朝自己挥刀的洛天依,不顾一切地将她手中的刀打到一边,无视她自己的手被刀刃刮伤。
“一切都是我做的,洛天依。是我在你的早餐里放了刀片,是我偷换了言和给你的礼物,是我自言自语说那些伤人的话只让你听见……洛天依,言和他爱的终究是你啊!从来,都只有你一个。” 乐正绫斩钉截铁地说,眼角中却仿佛有什么溢了出来。
她看到捧着那束美丽花朵的言和,却只是和他擦肩而过。
乐正绫走进楼梯口,一路跑上了天台。
内心深处,自己是感谢言和的吧?感谢他在自己无助的时候让她体会到温暖,感谢她让自己记得曾存在。即便这一切都是为了洛天依——那个被深爱着的,同样被自己感谢着的女孩。
“我祝福你们!” 乐正绫说道,即使她知道自己不会被听见,她依然深信这份祝福一定会传达到他们身边。
她站在高处望下去,一切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。自己只是尘世中匆匆路过的一个不起眼的女孩罢了。但是那个男孩却让自己深深感受到自己至少还是存在过的。至少,也算是守护了他一次吧。就一次。

她无奈地笑了笑。她知道,爱过他是自己毕生最大的幸福,所以她更加肯定自己不会后悔。

她纵身一跃,将所有眷恋切断。
再见。
下落的瞬间,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眼神和另一对非常熟悉的眼神交汇……
是那个人为她回头了吗?
一切都还没有结束。
下一个轮回,又沿着命运轮盘的旋律,开始转动……

双向幸福【第七部分】

一整天,直到放学,她都没有跟言和说一句话。
“哟,这不是言和的女朋友吗?” 许茜讥讽说。
“分了。怎么?” 乐正绫不屑地回道。
“简直不可思议!乐正大美女居然被人甩了!” 许茜故作惊讶地说,然后跟她的朋友们爆出一声嗤笑。
乐正绫翻了个白眼,无视她们。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来到走廊,她看着洛天依走出来,拉开她的储物柜,拿出乐正绫换过的礼物。乐正绫抿住了嘴角。就要上演了!
“你听说了吗,我们班草言和又交了个女朋友!” 乐正绫躲在门后自言自语,确保洛天依能听见。
“是啊,都第三个了……之前说不定更多。” 她满意地看着那个灰发女孩的眼中越发加深。
“……据说上一任还是别的班的。” 乐正绫看见洛天依慢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。
这就对了……那个人啊,别犹豫啦,举起刀来,朝自己挥下!
只见洛天依将拿刀逐渐拿近自己的手腕,乐正绫却莫名地怔住了。
她似乎看见从洛天依那纤细的手腕上决堤般喷涌出的鲜血,她似乎看见言和捧着的玫瑰花束掉在地上后与鲜血染成一片。
……为什么?自己不是要复仇吗,不是绝不能让他们好过吗?
为什么内心却不愿看到言和那绝望的脸?为什么不愿让他承受这一切?那个曾经给自己带来温暖的男孩,是否不该被夺去一直向太阳一般温暖地闪耀的权利?想到这里,乐正绫紧紧握住了拳。